這天,假日、清晨五六點,陽光從窗戶慢慢灑進岳


母的房間、一間小小的和式房。


岳母平時就睡不好、所以當陽光逐漸蔓延到她臉上


、還配上清晨才會輕唱的鳥叫聲,也讓她不得不起


床。


但是身體實在太累了,即便睡不著,她依舊抱著、


陪著依舊沉睡著的姪女一起躺著。


『唰---』和式門輕輕的拉開。


岳母半瞇著眼睛,看到兒子露出半邊臉龐看著岳母。


岳母知道兒子是來找姪女玩的,可是姪女如果不是


自然醒,怕是會哭的大聲。而且小孩子嘛、多睡點


好。


就用食指按了下自己嘴唇,示意兒子噤聲、別吵醒


姪女了。


露出半天臉龐的兒子點了點頭、不知道是失望還是


怎麼樣的情緒,總之兒子沒有表情。


接著緩緩的拉上和式門,『唰---』。


岳母閉上眼睛想稍稍休息一下、這才想起...現在才


五六點、又是假日,照理來說...不可能那麼早起,


平時要上課都會賴床的孩子,怎麼可能會清晨五、


六點來找妹妹玩呢?


一堆無法說服自己的疑問在腦袋中迴繞、心臟也彷


彿被莫名的力量掐緊,岳母倒抽了一口冷氣。


接著岳母緩緩的將按在姪女身上的手抽了起來、坐


直了身子,腦袋的思緒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緊張


,彷彿血液一下子衝到了腦袋裡無法思考。


『唰---』


岳母決定走出和式房,拿起電話撥給我。


『喂?阿庭起床了嗎?』


電話那頭睡眼惺忪的我看了看因為房間熱而睡到整


個黏著牆壁的兒子、笑著說


『哪有可能、他睡到不知道跑哪去了,怎麼了?彤


彤起床了?』


『啊、沒有啦,問一下而已。』


「嘟 -------」掛掉了?我心想應該是要帶他們去


哪玩吧?可睡成這樣、昨晚我跟他可是看卡通到深


夜,我看他不睡到中午是不會起床的、算了吧?我


也去睡個回籠覺好了。


過了幾天後,我才知道這事情...


岳母那天看到的,到底是誰呢?


和式門露出半邊臉的兒子,那另外半邊被和式門遮


住的地方...會不會是截然不同的樣子呢?


又或者...其實,那天我抱著的兒子,其實真的剛從


岳母那邊回來.................?


搞不好那將頭微微抬起、呼聲規律的兒子,在我講


完電話回去睡回籠覺的當下,就沒有了聲音。


接著睜開眼睛,將頭緩緩的轉向我、就這麼盯著我。

จิ้งจอก เก้าหา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